首页 | 要闻 | 独家 | 直击 | 帮办 | 访谈 | 区域 | 社会 | 文化 | 旅游 | 投资 | 视频
鲁网 > 全景山东 > 济南 > 正文

“能救外甥,比中千万彩票还高兴”

2018-12-15 07:08 来源: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在做决定之前,医生告知高凯移植的所有风险,反复确定他是否做好心理准备,高凯说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。当配型结果出来的那一刻,他感觉比中了千万彩票还要高兴,这是老天赐给他的救外甥的机会。

  鲁网12月15日讯 在做决定之前,医生告知高凯移植的所有风险,反复确定他是否做好心理准备,高凯说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。当配型结果出来的那一刻,他感觉比中了千万彩票还要高兴,这是老天赐给他的救外甥的机会。

高凯和外甥

  外甥被查出患有急性髓系白血。?枰?龉撬枰浦。虽然高凯与外甥的骨髓很是匹配,但他是一名视力残疾人,这让家人倍感煎熬。但高凯却反过来安慰家人,在选择面前生命最重要,况且姐姐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。

  外甥患病

  在两个月前,高凯的外甥阳阳(化名〉上课时总感觉没精神,一开始家人只是以为这是孩子上课疲累所致,谁也没想到病魔正在悄悄向这个6岁的小男孩靠近。

  高凯是济阳人,外甥阳阳是济阳县新元小学一年级的一名学生。从今年10月份开始,阳阳每天上课都觉得自己没精神,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两天之后他告诉了家人。家人一开始并未在意,以为是孩子可能上学有点累。又过了几天,阳阳又觉得头部和脖子都开始疼痛,家人意识到不对劲这才带着他去了济阳一家医院检查。最初阳阳的检查结果是贫血引起的一系列症状,医生嘱咐多休息就可以缓解。可是孩子吃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症状还是不见好,每天还是说自己脖子疼头疼。

  不好好检查一下,始终是不放心的。11月23日,高凯和阳阳的父母一起带着孩子来到了山东大学齐鲁儿童医院。根据医生的嘱咐,他们带着阳阳先做了脑部CT,随后又做了核磁共振,两项检查做完,依然没有检查出孩子有任何的毛。?詈笱粞粲肿隽顺檠?觳。

  高凯和姐姐姐夫一起在化验室外面等结果,这段时间对他们来说既忐忑又煎熬。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化验结果终于出来。医生拿着检查结果沉默一会后说,孩子可能是个大。?盟?亲龊眯睦碜急。“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,医生紧接着说孩子有可能是恶性肿瘤或者是血液病。”高凯说,当时因为还不能完全确定,在医生建议下,他们给阳阳办了住院方便做进一步的检查。

  11月29日,检查结果出来,外甥被确诊为“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”。这种病是白血病前期,如同箭在弦上,稍微一发力就会演化成白血病。听到这样的结果,高凯一家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一个机会

  尽管全家人都小心翼翼,但病来如山倒,很快阳阳的病情就恶化,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。ˋMR),唯一挽救的办法就是亲属做骨髓移植。有两个亲属做了配型,一个是孩子父亲,而另一个是孩子的舅舅高凯。

  以前只是看过电视上报道一些白血病患者,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天,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家人身边。“小孩一直待在医院里自己也会多想,还问我们他是不是要死了之类的不吉利的话。”高凯说,当时听到这样的话从一个孩子口中说出来,很是心酸。

  无论内心多么崩溃,最首要的还是救孩子的性命。让高凯和家人有些许安慰的是,12月7日当天晚上,骨髓匹配结果出来了,没想到高凯的匹配程度高于孩子父亲的匹配度,匹配度达到了“九和”。医生告知他们这种匹配度是一种奇迹,是最适宜做骨髓移植的匹配度。

  “在得知这个结果后,我觉得自己比中了几千万的彩票都要开心,这是老天赐给我救外甥的一个机会。”高凯说,只要是能够救外甥的命,不管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。

  义无反顾 

  “你确定想好了吗?”,在决定骨髓移植之前,医生专门找他谈话告知其中的风险,但是高凯却是异常坚定,“亲人就应该义无反顾。”

  “医生和我说这种骨髓移植是有一定风险的,以后身体很可能会免疫力下降,还有可能会得血栓一类的疾病。”高凯说,“让我好好想想,我想的很清楚,只要能救我外甥,怎么样都行。”

  第一次见到高凯是在医院,他瘦瘦的,个子不高,戴着一副眼镜,如果不是靠近看不出异常来。其实高凯是一名盲人,视力残疾二级。他今年27岁,出生后就被查出视力障碍。外甥从小就生活在高凯身边,后来自己在济南工作,每到周末有时间就会回去看孩子。两人的感情很好,外甥也喜欢黏着他。看到外甥如今每天挂吊瓶就要挂七到八个小时,受如此大的痛苦让人很是心疼。

  高凯告诉记者,10岁那年高凯来到济南一家特教学校学习,20岁时他在济南开了一家盲人推拿店。如今提前为捐献骨髓做准备他已经歇业二十多天。“要照顾外甥,并且对捐献者来说需要调理自己的身体。”高凯说。

  求助社会

  外甥被查出患病后,高凯眼看着姐姐天天以泪洗面。自己的弟弟给自己的孩子做骨髓配型,对又是姐姐又是妈妈的她来说也是一种煎熬。高凯告诉姐姐自己不害怕,也让她不要害怕。父母也担心高凯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了,他反过来安慰父母没什么。高凯说自己并不想让家人感到有负担。

  虽然姐姐仅比自己大四岁,但是却像父母一样照顾自己。“家里就我们姐弟两个,感情从小就很好,姐姐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,我也一直把姐姐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13日,阳阳的妈妈陪着阳阳入仓治疗,手术就定在这几天,但是现在面临很大的难题就是医药费。姐姐姐夫都在工厂工作,两个人一个月加一起也就五六千块钱,自己的中医推拿店每个月的收入不到六千块。“从孩子到济南做检查,再到现在已经花了八万多块钱了,基本已经快把家中的积蓄掏空。”阳阳父亲称,孩子接下来的治疗费用,至少还需要四十万元。

  巨额的医疗费愁坏了这家人,请大家伸出援手帮帮这家人:

  6217002340018470577建设银行,高姗姗(孩子母亲);支付宝15153128289高姗姗。(据山东商报)


责任编辑:流程编辑王迎
分享到: